银川市2015年自然保护区环境保护专项检查报告
2016-01-06 14:20

     银川市2015年自然保护区环境保护专项检查报告

 

一、自然保护区基本情况

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982年7月1日,宁夏人大划定为省级自然保护区。1988年5月,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了更好地保护贺兰山,充分发挥其整体生态效益,2003年8月经国务院批准,对自然保护区面积和功能区划进行了调整,将贺兰山北段也划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范围,扩界后保护区总面积为2062.66平方公里;2011年,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边界经国务院批准重新调整,调整后保护区总土地面积1935.36平方公里,其中核心区面积86238.71公顷,缓冲区面积43309.99公顷,实验区面积63986.98公顷。

灵武市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自然保护区始建于1985年,1986年经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建立了区(省)级自然保护区;2000年由国务院批准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05年国务院以国办函发[2005]029号批准调整方案将位于保护区范围内蕴含丰富煤炭资源部分区域保护区调出,保护区总面积由原来的81800公顷调为74843公顷。2012年,经国务院国办函[2012]153号批准再次调整,调整后保护区面积由原来的74843公顷调整为70921公顷

二、自然保护区环境保护自查情况

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自开展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专项检查工作以来,共出动执法人员15人次,对保护区进行6次专项检查,严格按照环保厅文件要求,逐项进行监察。能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要求做好自然保护区环境管理,且无环境违法违规事件。一是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未发现有违法开发建设或生产经营设施。二是保护区实验区未发现有污染环境、破坏自然资源或自然景观的生产设施。三是保护区内现有基础设施项目2个,均已取得环评批复手续。其中,2009年申报的宁夏苏峪口国家森林公园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现已建设完成,并通过环保验收;2015年申报的苏峪口国家森林公园迎宾区项目尚未开工建设。四是保护区共设置保护界桩200个,界碑200个,界牌12个。五是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已制定保护区突发环境事件应急预案。

灵武市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是保护区林权证与土地部门核发的土地证重叠现象突出:在保护区实验区边缘,部分公司、村民持土地证进行农业开发、种植经济林、苗圃等,具体为宁夏银湖农林牧开发有限公司种植经济林、苗圃4411亩(大泉实验区),灵武市韩氏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种植经济林1256亩(海子湖实验区),灵武市宏翔水利水电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灵武市临河镇村民)种植苗圃124亩(马鞍山实验区),灵武再生资源循环经济示范园区内的宝利达化工、科俊建材等部分企业持有《土地证》与保护区林权证重叠,已占地1256.48亩,保护区内还有刘文、王殿林持有共400亩《林权证》与保护区林权证重叠等。二是保护区林权证与农民持有的草原承包证、放牧证等矛盾突出:保护区划界并核发林权证后,特别是宁夏全境封山禁牧后,对于附近村民持有的草原承包证、放牧证等,政府没有明确其是否还有效,导致持证农民到有关部门上访、起诉事件不断,并时常有偷牧、挖甘草等现象。三是保护区林权证与相关镇村行政区划内荒地承包合同矛盾突出:在保护区成立、划界并核发林权证前后,由于附近乡镇(村)对保护区认识上有一定的误区,无视保护区的存在,将其行政区划范围荒地承包给公司或个人,给保护区管理、执法带来难度,并由此引发农民上访、群体事件等。如灵武市郝家桥镇兴旺村以其行政区划为界线建温棚园区近2000多亩(大泉实验区),灵武市绿源恒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与临河镇政府签订8241亩荒地承包合同(马鞍山实验区、缓冲区),大海子沙漠生态保护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与崇兴镇海子村签订3000亩承包合同(海子湖实验区)等,给保护区管理带来极大困难。四是砂石开采问题。灵武市政府对此高度重视,于2013至2014年期间,联合多部门对非法开采砂石料厂进行了取缔,目前,保护区内砂石料厂均处于停工状态。

三、自然保护区管理存在的问题

一是灵武市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问题突出,主要是由于一些部门对国家级保护区划界认识上的不到位,对林权证、土地证等管理上的不规范,遗留问题多而错综复杂,保护区内“一地双证”、“一地多证”问题突出。

二是灵武市环保局对自然保护区环境保护专项检查工作不够重视。经多次催报后,至今未上报《关于开展全区自然保护区环境保护专项检查的通知》(宁环办发[2015]87号)文件要求的附表内容。

四、下一步工作安排

一是切实强化自然保护区建设项目的监督管理,自然保护区内已建设的项目必须进行环境影响评价。

二是加强对自然保护区的监督检查,认真履行行业监管职责,对于各种破坏自然保护区的环境违法行为,将会同有关部门依法严肃查处。

三是通过监督管理及开展专项执法检查,打击自然保护区内各类违法犯罪活动,确保保护区自然资源的安全,为保护区的稳定和发展保驾护航。